美利哥必需付出更加多的近海油气财富,他感觉行业不会有独大的动静

我国与门窗五金发达国家的这种差距正在缩小。随着国人居住条件的提高,门窗五金的需求会越来越大,且向高档化发展。门窗五金件的发展空间广阔,人们不断追求更高品格、更高品位的门窗,这就给五金件的发展提供了无穷无尽的想象空间。我们只有按照市场的发展方向,不断设计开发制作高质量、高品位的五金件,才能把门窗业推向一个又一个高峰。
这几年来,随着国内基础建设的强势拉动,给门窗行业提供了一个新的经济增长点。由于技术、工艺的改进,门窗,尤其是隔热铝材、电泳喷涂铝材门窗已成为新的增长点。随着居住小区窗型设计的多样化发展,窗型的设计也多样化,这就给门窗系统的多样化发展提供了一个契机。
目前,我们国家亟需提高门窗的性能和制作工艺,尽早与国际接轨。这就需要尽快提高门窗五金配件的技术水平,在观念上必须提高认识,将国人心中的五金配件的配角位置尽快提高到应有的重要位置。只有这样,才能真正提高门窗的性能和功能。
真正的技术在与门窗配套的系统工程
门窗五金配件是静态和动态两种效果并存,而且必须同时满足,这从本质上已经决定了门窗技术的细腻化。
在很多展会上我们看到很多著名公司的门窗,外表相当不错,电泳铝材,甚至氟碳喷涂的铝材,配置中空玻璃,色彩鲜艳,样式多样,但开启不灵活,晃动大,配置不合理。这就是不重视五金件的结果。
那么真正的门窗五金配件应该具有什么样的功能呢?除了满足门窗的物理性能、机械性能外,还要满足以下条件:
一是操作方便,单点控制,通过改变执手手柄的位置而实现各种开启功能;二是标准化和系列化,使门窗企业和建筑公司能够快捷安装;三是可调整性;四是承重力强;五是安全性高;六是应用广泛;七是适用性强,高质量规格。
高档门窗五金件为了保证门窗的优良,基本采用精密模具、自动化程度较高的工艺制造,材料在符合强度的前提下,以不锈钢、铝合金、锌合金、优质工程塑料为主。有一些厂为了贪图便宜,使用普通碳钢来制作,结果没有几个月,就开始生锈。更有甚者,只图一次利益,随意更改材料和配置,给门窗留下严重的安全隐患。
当高精度的五金配件与高精度的型材结合到一起,并不一定完全出一个好的门窗。好的五金配件和好的型材组合到一起,是要门窗公司花大力气进行系统工程设计和制作,并与各个有关方面,尤其是五金配件的协调合作,才能得到的。
门窗的质量是由一系列完整的质量保证体系来决定的,制作门窗一定要重视每一个制作环节的系统工程,尤其要从根本上改变对五金配件的轻视。
门窗五金配件在西方发达国家属于资金和技术密集型产业,而我国则普遍存在资金不足、技术薄弱的情况,仍属于劳动密集型产业。

美利哥必需付出更加多的近海油气财富,他感觉行业不会有独大的动静。美国总统奥巴马近日在临近华盛顿的安德鲁斯空军基地宣布,将扩大对美国近海油气田的开发,以此确保美国近期能源安全。由此,持续了20余年的美国近海油气开采禁令至此将画上句号,美国能源战略正出现重大转折。
美国原先禁采为哪般
美国是世界第一大石油消费国,也是世界上第一大石油进口国。据统计,2007年美国日均石油消费2069
.7万桶,日均进口石油1221万桶,一半以上依赖海外石油。减少石油进口、增加能源安全,一直是美国朝野都赞成的能源政策。
尽管美国近海富含油气资源,但美国国会1981年通过的近海石油禁采法律,以及1990年老布什总统签署的行政禁采令,却使美国近海油气开采被完全冻结。美国在石油自给问题上“自废武功”,有其多重考虑。
首先是环保的考虑。1969年,美国加州发生重大石油泄漏事件。石油开采安全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1981年,美国国会通过一项法案,冻结距海岸线4.8公里至322公里的美国大陆架石油开采。这项法案随后每年都被重审延长。
1989年,阿拉斯加发生一起美国历史上最严重原油泄漏事故。翌年,时任总统的老布什签署行政令,将禁采区域进一步扩大,禁令有效期至2002年。1998年,时任总统的克林顿又将有效期延长至2012年。
虽然表面上美国禁采令都是出于环保考虑,但许多分析人士认为,美国政府封存本国油田,也有其长远的战略考量。这是因为油气都是不可再生资源,通过封存本国油气资源,美国就有备无患,在这些战略物资上掌握了主动。
但批评者则认为,美国禁采近海油气是“自缚手脚”,既减少了沿岸就业机会,也加剧了对海外能源的依赖,对美国整体国家利益来说,未必是一件好事。
禁采问题的争议性,从布什家族成员在这问题上的分歧就可见一斑。老布什总统是行政禁令的制定者,小总统布什的弟弟———曾担任佛罗里达州长的杰布·布什也公开反对近海采油。但前总统布什总统却是近海采油的坚定支持者。
奥巴马称必须正视现实
美国允许近海油气开采,也是小布什和奥巴马两任总统“接力”的结果。2008年7月,受当时油价飙升推动,小布什解除了近海油气开采的行政禁令。随后,美国众参两院相继解除了相关开采法律禁令。奥巴马政府现在则又向前推进一步,宣布对东部和东南部沿海、墨西哥湾以及阿拉斯加北部多个油气田的开发。
对于自己的举动,奥巴马在3月31日的演讲中强调,确保美国能源安全是其执政的首先选项之一,作为长期目标,美国应更多依赖于自产的清洁能源,这也是奥巴马上台以来的一贯方针,他在演讲中还再次以中国和德国为例,说这两个国家都认识到,谁在清洁能源经济方面领先,谁就能在全球经济竞争中的领袖。奥巴马以此要求国内停止争论,形成共识,应对挑战。
但清洁能源的远水难解美国能源需求的近渴,因此奥巴马也强调,作为近期目标,美国必须开发更多的近海油气资源。“考虑到我们的能源需求,为确保经济增长和创造就业,并使我国企业更有竞争力及似乎在我们增加自产可再生能源的产量的同时,我们还需要利用传统的油料。”
他并且坦陈,扩大近海油气开采范围是一个艰难的决定,他为此考虑了一年多,“这不是我轻易作出的决定”。他说他知道很多人强烈反对这一决定,但美国要成功实现能源战略的转变,必须使能源问题在短期和长期都确保经济的稳健,“如果不承认这一事实,那就会犯错”。
在美国政坛,共和党通常被指代表能源企业的利益,因此一直主张解除近海开采禁令。民主党则大多反对开采,奥巴马起初也持类似立场,但随着2008年国际油价的飙升,美国国内民意在近海禁采问题上趋向于解除,奥巴马也随即调整自身立场,对解除禁令持开放态度。
他此番更进一步主动同意开采,也无不向共和党“示好”的意味。《纽约时报》文章就指出,奥巴马通过在能源问题上一系列的让步———包括此前同意在煤炭和核能方面的开发———正是希望赢得共和党人和中间派民主党人的支持,使他们对拟议中的气候法案开放“绿灯”。
内部争议依然存在
近海石油开采禁令的解除,标志着美国能源战略发生了变化———即从高度依赖进口,转向进口和自产并重,这对美国石油业来说是一个利好消息,也在一定程度上有利于应对油价高企的压力。
按照美国内政部的相关预测,仅在美属墨西哥湾地区,未探明但可开采的石油资源达到了360亿-415亿桶,未探明但可开采的天然气资源则达到了161万亿至207万亿立方英尺。
但该开采计划也遭到许多环保人士的反对。美国沿海州的10位参议员日前就发表联名信,表示对近海开采油气资源表示“严重关注”。他们声称,开发以及随之而来的风险,将损害他们所在州的“渔业和旅游业”。
对于外界的担心,奥巴马在当天的演讲中也承诺,美国将采用新技术减少开发带来的不利影响,并对那些涉及旅游、环境和国家安全至关重要区域进行保护。为安抚环保人士,奥巴马还宣布对布什原拟开发的多个近海油气田予以禁采保护。弗吉尼亚和佛罗里达等多个美国海空军基地近海,也被政府以事关国防安全予以禁采。
在奥巴马做出可开采决定后,按照相关程序,美国内政部将对这些可开采油气田进行地质勘探,并对周边环境进行评估,如果被确定为可开发,美国政府将对外招投标。最快的油气田招投标预计将出现在2012年。
但许多业内人士也指出,海上石油开采周期长、成本高,在未来10年内根本无法看到收益;另外,与美国的庞大消耗量相比,新增油气产量仍可能杯水车薪。因此,正如奥巴马所讲的,美国国内增产油气仍不过是短期目标,要实现能源安全,作为长期目标,美国必须致力于发展清洁可再生能源。

2011年景气不如年初所预期,呈现虎头蛇尾走势,主要受到日本311地震、欧债问题及泰国洪灾等冲击。展望2012年,根据各家研究机构预测,半导体产业成长率皆为个位数,最乐观者为8%,较保守者约2.2%,亦有机构估计3.1%。整体而言,2012年半导体产业仍呈现正面成长格局。
矽品副总经理马光华应SEMI之邀进行演说时表示,2012年仍是充满挑战的一年,希望产业间或产业内能够有更多的合作。他说,有研究机构针对2012年台湾半导产业下修成长率,从衰退5.8%扩大为11.3%。前景不看好,此时台湾半导体产业之间更需要合作创新。
就封测产业而言,半导体厂Cypress和太阳能SunPower于11月宣布共同成立新公司Deca,将结合半导体和太阳能晶圆制造技术用于晶圆级封装产品。马光华说,上述合作方式!就是破坏性创新,一次制程可以生产的封装量增加,等于单位封装成本大幅下滑,倘若上述模式成功,则粗估封装成本可以下滑20~30%。
另外,马光华也提到矽品亦与LED业合作,惟他对于合作细节并未着墨太多。他认为,LED封装技术门槛不高,只要稍微高阶的封装技术用于LED,则对产业便能带来极大的助益。据了解,矽品早已跨足LED封装技术,主要锁定技术难度较高的多颗LED晶片封装领域,不同于亿光、晶电以单晶片为主的封装方式。
马光华说,产业不会有独大的现象,除非龙头厂实力太强,或是第2大厂技术太弱,否则最健康的情况就是有2个以上的主要厂商。通常景气炙热之际,购并案发生机率不高,只有当时机不好时,产业内才会发生整并的情况。
2012年全球半导体产业仅个位数成长似乎已成业界共识,成长率分别从2~8%不等,虽然产业维持成长态势,但也将面临许多挑战,产业界需要更多合作创新。以封装业而言,矽品副总经理马光华便表示,已有不少跨产业合作的例子,包括封装业与太阳能合作,也有封装业跨足LED领域的情况。此外,他认为产业不会有独大的情况,存在2个以上的主要厂商才是正常。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