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汽车企业要加强规模与成本的测算,随后谷歌表示将停止收集并删除此类数据

图片 1

街景车将停止收集 德美已展开诉讼调查
谷歌在删除个人WiFi数据上陷入了两难的境地:因欧洲数国间意见不统一,谷歌已经停止删除由街景车通过公用WiFi收集的个人隐私数据。
欧洲数国意见不一
英国金融时报报道称,爱尔兰、丹麦和奥地利隐私数据保护官员要求谷歌立即删除街景车收集的个人隐私数据,以防止被滥用,但包括德国、法国、意大利、比利时、瑞士和西班牙在内的国家却要求保留数据以备调查。谷歌表示,在是否删除数据问题上还存在不确定性,“比如,有个国家的数据保护机构在一天之内对此态度从‘删除’改成了‘保留’,所以我们认为保留这些国家的数据还是有意义的。”
此前的5月14日,谷歌高级副总裁阿兰·尤斯塔斯(Alan
Eustace)在博客上承认,近3年来其街景车“错误”地搜集了来自30多个国家的用户通过未设密码的无线网络传输信息,数据总量大约为600GB,从而招来欧洲多国隐私保护机构的指责,随后谷歌表示将停止收集并删除此类数据。
事态最新进展是,当地时间5月21日,谷歌声明称,已删除在爱尔兰、奥地利和丹麦等国收集的数据,保留了在比利时、法国、意大利、西班牙、德国、瑞士和捷克等国收集的数据。谷歌现决定保留所有剩余数据。
面临德美诉讼调查
据金融时报报道,谷歌发表最新声明之际,其正面临英国隐私保护组织“隐私国际”(Privacy
International)和欧盟要求停止删除数据的压力。“隐私国际”威胁谷歌如果到5月24日还不停止删除数据的行动,该组织将会向警方投诉。“隐私国际”上周初在给欧洲隐私专员的一封公开信中说,按爱尔兰数据保护专员的指示,谷歌删除了收集的与爱尔兰有关的所有的WiFi数据。此举消除了对这件事情采取进一步调查的法律行动的机会。这个行动可看作是串通一气销毁证据。
据报道,谷歌眼下面临诉讼调查。两名美国人已在俄勒冈州一法院对谷歌拦截其个人WiFi数据提出了联合诉讼,指控其违反了美国联邦隐私法律,要求停止删除数据。有美国国会议员呼吁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对此事展开调查,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和司法部正在考虑调查的可能性。
德国议员Alexander
Alvaro要求欧盟委员会就欧洲数据法是否受到践踏而采取行动;汉堡的数据保护官员已就收集数据一事展开初步刑事调查。

继“共享单车”之后,北京、上海、重庆、成都等多地开始流行起“共享汽车”。只需下载手机APP,注册后就能用手机在附近找到汽车使用,到达目的地后可把车还到指定的停车网点或任意的正规停车场。
共享汽车行业仍未出现巨头 记者在苹果手机“APP
Store”里检索“共享汽车”,立即就跳出来途歌TOGO、宝驾出行、Ponycar马上用车、众行EVPOP、有车等10多个共享汽车APP。据此前统计,截止到2016年底,我国有超过100个城市在开展分时租赁项目,全国分时租赁车辆运营规模达到4万辆,大部分是小型低配的新能源汽车。运营城市主要集中在北京、上海、深圳、杭州、重庆、广州等。而在济南也已经出现了共享汽车的身影,由济南供电公司自主研发运营的“鲁e行”共享电动汽车目前已经投放了107辆车,但这一共享电动汽车主要用于公务用车,在市面上还并不多见。而据济南停车集团董事长、总经理白冰透露,今年下半年,共享汽车就有望在济南推向消费市场。
而从企业规模来看,在共享汽车市场还并未出现一家独大的局面。而在网约车和共享单车行业内,由于百度、阿里巴巴、腾讯、滴滴出行、美团等巨头的布局,都已经诞生了10亿美元估值以上的互联网出行公司。而根据交通运输部科学研究院联合共享汽车企业编写的《中国一线城市共享汽车出行分析报告》显示,去年,我国私家车保有量与停车位差值达到5564万,为2012年的2.03倍;同期驾照持有量与私家车数量的差值达1.64亿,是2012年的1.28倍。两项差值逐年升高,反映出私人驾车出行供给与需求严重不平衡。由此可见,在共享出行市场诞生上述估值甚至超过该估值的企业并非难事。
业内人士也表示,共享汽车比共享单车门槛高,所承载的东西多,可讲的故事也多,因此未来一定会诞生估值超过共享单车的企业。但主要还是要看共享汽车企业团队的运营能力以及企业的自我造血能力。同时,牌照资源、车企资源以及政府资源也是共享汽车领域诞生巨无霸的重要考核标准。
平台运营成本较高
2017年3月,用户郭先生遭遇了不愉快的“意外索赔”。在使用了一辆共享汽车后,他接到了客服人员的电话,对方称验收的时候发现车辆有刮蹭。
从客服人员提供的照片来看,车身刮痕斑驳,难以辨别出是不是新的剐蹭,因此,郭先生要求客服提供更多证据。但此后,客服人员再也没有联系过他,这件事情就不了了之了。郭先生表示,“整个索赔的流程比较混乱,这次不愉快的经历之后,他不想再用该共享汽车平台了。”
汽车在使用中,难免出现事故、行车刮蹭。由于共享汽车具有随用随还的特性,如何判定事故责任并恰到好处地追责,成为企业必须面对的问题。此外,用户的行为习惯难以约束,有些用户不注重车内卫生,影响下一个用户的体验。更有甚者,有用户把共享汽车轮胎拆下来给自己的车换上。
据《2017全球与中国市场新能源汽车深度研究报告》预测上述问题对企业的运营成本也是极大挑战。广东叮咚网络科技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蔡镇波直言,充电桩不足、车辆成本过高和用户素质参差不齐及相关产业法律法规滞后,掣肘共享汽车的发展。
“车辆日常维护、停车等仍占据很高成本。目前,响响租车平均单辆车每天收入约80元,相对于单辆车每月2500元左右的运营成本,仍未实现盈利。”响响租车运营经理陈世向坦言。
交通运输部公路科学院公路发展中心副主任王浩建议,共享汽车企业要加强规模与成本的测算。规模方面,分时租赁的覆盖面积和服务水平具有相关性,投入面积大了,才能有更多的用户来使用车辆。不过他指出,规模也不是越大越好,避免公共资源过度占用。
多位业内人士认为,共享汽车企业应与多方机构寻求合作,享受停车场等方面的优惠政策,可以与大型企业和园区开展业务,提升车辆利用率。在企业、机构与政府多股力量的合力之下,形成理想的运营模式。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